公告

聚焦央視《對話》| 工業“鎖喉之痛”的徐工出破解之道

發布時間:2018-12-27 | 關注:

工業是一個國家經濟的命脈。在過去五年間,我們聽到了非常多與中國工業相聯系的名字:復興號高鐵、國產航母、風云衛星。徐工集團作為第二次獲得工業大獎的企業,徐工機械總裁陸川受邀來到了《對話》現場,徐工為什么能獲得中國工業大獎?中國工業亟待解決的問題,徐工能否給出破解之道?


這個挖掘機幫助中國打破了全球跨國公司壟斷?



陸川總裁現場給我們看了一張圖片,這張圖片是山東煙臺全球第一吊,是4000噸的起重機,它的工作高度可以達到70層樓,用5個小時完成了吊裝、航運裝,沒有這個設備,至少要花費三個月。包括華龍一號,是徐工超級起重機,在很多的國家重點工程中都是作為先鋒的,比如今年下線的700噸的大型挖掘機,這個挖掘機的斗子里面可以站100個人,它一斗可以挖起60噸到70噸的礦產,這是標志著中國成為第四個具備研發制造能力的國家,能制造這種大型的跨國挖掘機。還有一個ET110步履式挖掘機,它可以跋山涉水過壕溝,它可以在4800米的高原行走自如,也可以在零下41度的嚴寒中正常工作。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徐工的時候,把它贊譽為鋼鐵螳螂。陸川激動的表示,非常感謝中國的發展,感謝這個時代給徐工,給行業帶來了很大的發展機會。”


感動,中國工業人表白中國工業,徐工“一根筋”堅守


中國制造向高端制造攀升趨勢明顯,中國工業人用實力撐起了中國工業的力量,而回望這段來時路,一定有著最刻骨銘心的艱難時刻,有部電影講述了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二戰中所經歷的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這部電影就叫《至暗時刻》,中國工業人也經歷過這樣的 “至暗時刻”?我們該如何讓更多的人一起來堅守中國工業?他們對中國工業表白,往后余生都要在這個行業?


如何讓更多人愿意堅守工業?


如何能夠堅守中國工業,最基礎的條件就是有更多的人才加入,對這個問題,原工信部部長、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說,這個問題很現實,習近平總書記今年在廣東深圳也說了,無論經濟發展到什么時候,都不要脫實向虛。“工業是我們在國際競爭中贏得主動的根基,我們現在工業還是大而不強,我們是制造大國,還不是制造強國,我們的產品還處在中低端。說工業的重要并不是貶低其他行業,但是現在確實存在著工業被空心化,工業被邊緣化的現象,脫實向虛,這個問題我的印象提出來八九年了,中央很重視,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實事求是地講沒有根本解決,你剛才提的問題很好,我們的年輕人多少還愿意搞工業,搞制造業,要提高我們高技能人員的社會地位和他們的待遇,應該有一個氛圍。”



徐州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總裁陸川表示,裝備制造業有很多特點,投入周期比較長,短期見效慢,需要長期的這種堅守,無論是人才,還是資本。所以和金融、房地產等行業有很大的不同,不可能很輕松的一夜之間就成功。徐工兩萬多名員工,技術骨干,這種專心專注,忙忙碌碌的身影,他們很少有想過要離開。


如何從根本解決工業被空心化問題?


工業被空心化的問題要如何解決?李毅中表示,這里要澄清對工業制造業認識的種種誤區,思想認識統一了,重視它了,這樣才不至于被空心化,邊緣化。“什么叫空心化?資本投資、人才、資源,不向工業流動了,向別的地方流動了,什么叫邊緣化?因為它不夠重視了,這樣下去我覺得不行,很危險,所以首先解決這個思想認識問題,一個財稅,一個金融,肯定要支持工業,支持實體經濟,做了很多還是有點不夠。比如稅的問題,現在呼吁要減稅,我也是希望能夠較大幅度地減稅。比如增值稅,現在全國有三檔,17%,減了一個點,16%,10%,6%,為什么制造業要16%呢?而其他行業,大多數,絕大多數是10%和6%呢?我呼吁把這個制造業的增值稅稅率減下來。因為制造業的利潤太低了,搞制造業不賺錢,資本總要流向平均利用率高的行業,這不能怨投資人不給投資,因為確實利潤不高。再比如金融,有一個統計數據,在全部銀行貸款中,大概總數去年年底是125萬億,為什么給工業的只有15%左右?我跑了很多省,大概高的18%,低的有12%、13%的,融資難、融資貴喊了多少年,沒有根本改變。這樣我們從全社會都要關心實體經濟,尤其要關心工業制造業。工業強國,制造強國,要靠我們共同的努力。”



表白中國工業


陸川:我愿意把這次獲獎當成起點,真正的努力奮斗,把中國的裝備制造業做強做優。


辛运28国家开